【失棕公屋】30公頃棕地改建公屋 壽「棕」正寢?

發佈時間:2023年11月9日 政府最近公布未來10年公屋落成情況,預計未來10年供應量約38.8萬個,上年度的推算則為34.3萬個,增幅達13.2%。何永賢並藉此聲言已經覓得足夠土地提供36萬個單位,高於所需的30萬個【註1】。然而,我們仔細對比兩個年度的公屋造地表【註2】,竟發現有5幅用地突然消失,涉及21,900伙公屋單位、約30公頃,絕大多數來自棕地,最大的一幅是元朗沙埔(16,300伙)。這些用地原本處於「工程可行性研究進行中」階段,但在今個年度無故失蹤,可行性研究是否完成?研究結果是什麼?政府為何未有任何公布的情況下,將之從造地表抽走? ♦ 5幅消失的研究中公屋用地 〔棕地〕 用地|面積(公頃)|伙數(約)|預計變熟地年度 1) [...]

【粉嶺高球場「騎呢」替代方案地權大解剖】

發佈時間:2023年6月30日  今天城規會舉行粉嶺高球場公屋計劃最後一場公聽會,大量鄉事派人士到場表達反對意見,同時擁有高球場會籍的鄉議局主席劉業強曾召開記者會,建議與其發展高球場,不如移至丙岡村發展同等規模的公屋計劃,以保留球場。由於丙崗有大量活躍農地,且具一定考古價值,加上發展牽涉收地,因此絕非理想的替代方案,選址又如此「巖巉」。研究員當時已在大氣電台形容過方案「騎呢」(absurd)【註一】。 ▍丙崗:囤地者墓園 但為何鄉議局選中丙崗此地?「騎呢」背後或有鮮為人知的土地利益考量。為更深入揭開當中土地結構,我們以抽樣查冊方式考證丙崗土地業權,發現鄉議局選定的丙崗選址範圍內外夾雜地產商囤地,又有大量「棘手」、由多個原居民鄉村持有的祖堂地,選址範圍的東北端亦有一段窄長的範圍,緊接在旁邊的雞嶺村界內有大量已分割地段的土地(日後或可用作套丁)。此農業帶十年前曾有一地產艇仔公司收地改劃發展不遂,可謂囤地者的墓園。 但根據鄉議局替代方案選址,囤地者便可將農地土儲套現,計劃的新道路更可接駁至多塊地產商土儲和疑似套丁土地,「釋放」其發展潛力,所以方案可謂「一雞幾味」,除能「救回」高球場外,更讓各個在丙崗「經營」多年的勢力「套現」。 ▍香港興業砸貨50年 我們透過抽樣式進行選址範圍的土地查冊,發現現時鄉議局挑選的農地由兩個地產商持有,包括在1970年代已買入地的林氏離島有限公司(Lam Island [...]

【公屋質素倒流三十年】公屋限呎真的能解決愈住愈細?

發佈時間:2023年2月7日  近年新公屋越起越細成為趨勢,去年施政報告公佈了公屋限呎措施,貌似呼應習近平「住房大一些」的說法,但仔細翻查文件,限呎措施竟然不適用於面積最細的「一二人單位」,似乎「公屋劏房」的問題未有解決的跡象。 那麼,新公屋可以有幾細?研究員發現,自15年前(2008年)左右開始,一二人單位越起越細,2020年起,新興建單位的平均樓面面積只有14.05平方米(約151呎),相比2000年代時可達16.1平方米(約173.2呎)的面積細了近20呎,等同少了一間廁所的面積。再一步翻查發現,14.05平方米(約151呎)的二人單位,變相人均7平方米(75呎) 的居住面積,等同房署已沿用多年的最低「標準」,實在是在政策上「攞到盡」壓縮公屋居民居住空間。 ▍近年新建公屋人均居住面積竟與劏房相若? 研究員透過整理房委會公佈的由1990年至今落成的公屋數據(包括屋邨的數量、座數及單位樓面面積)【註一】,發現1990年代以及2000年代的一二人公屋平均面積分別有15.8(約170呎)和16.1平方米(約173.2呎)。但其後情況逆轉,2010年代大幅倒退降至14.3平方米 (約154.4呎),2020年更清一色只有14.05平方米(約151呎)。 [...]

2023-05-05T16:48:43+08:007 2 月, 2023|房屋研究, 數據研究, 精選|

惱細唔妥:被隱藏的房屋「迫」problem

發佈時間:2022年10月4日  【惱細唔妥:被隱藏的房屋「迫」problem】 明報A2昨日報導指現時竟有兩萬個公屋戶的人均居住面積不足7平方米(75呎),當中更有3,800戶更是低於5.5平方米(59呎)(一般被稱為「擠迫戶」)【註一】。最新公屋擠迫現況數字的全面披露,為現時公屋納米化的討論帶來「迫」的啟示,亦是現時「提速提量」下無視居屋生活質素的關鍵參考。 對上一次擠迫整體數字的全面公佈,已經要追溯到2017年一份有關公屋擠迫調遷計劃的區議會文件【註二】以及2013年立法會的紓緩公共租住屋邨環境擠迫情況的措施文件【註三】。隱藏全面數字的背後問題,令傳媒難以跟進每年現況,「擠迫」作為一個住屋的關鍵問題消失在公眾的視野之中。 只要對比過去十年的擠迫全面數字,就可以發現2013年所公佈的有約3,000 「擠迫戶」,然而,最新2022年的數字卻是3,800戶,過去十年的數字不跌反升。若不是有傳媒報導最新現況,亦很難發現「擠迫戶」的數字十年來並未有改善。 按照明報過去5年的調遷數字可見,政府處理個案由2016年的1,600戶跌至其後的每年不足1,000戶。箇中原因,在於2017年政府為了釋放更多單位編配予公屋申請者,合併「公屋租戶紓緩擠迫調遷計劃」及「改善居住空間調遷計劃」,並把兩個計劃所預留的公屋配額單位數目由以往每年約2,000 [...]

2023-05-05T17:16:04+08:004 10 月, 2022|2022新聞, In the press, 房屋研究, 數據研究|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