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事直擊】香港餐廳真係冇啖好食?

發佈時間:2024年02月06日 自從疫情通關後,香港人不論週末還是平日放工後,都可以方便地北上消費。有比較就有傷害,越來越多聲音說香港的餐廳被比下去,又貴又難食又沒有新意。但研究員也留意到,最近不少餐廳多了標榜使用本地食材,還根據時令特產研發了不少新菜式。香港是不是真的沒有好的食物呢?還是我們「唔識搵食」,不懂得尋找真材實料又美味的食物? 為了掌握香港餐廳使用本地菜的實況,研究員嘗試搜尋使用本地新鮮蔬果、香草及菇類(下簡稱本地菜)的餐廳。作為初步調查,本研究主要透過媒體訪問、餐廳公開資料及介紹、 “OpenRice” 等民間討論平台蒐集資料,並透過自身網絡詢問食農領域的友好。這次調查覆蓋恆常使用時令食材,或在三年內季節性地、不定期地採購本地菜的餐廳。但為了聚焦在新鮮食材不易保存(perishable),因應時令而有變化,更需要餐廳及時處理,以保存食物鮮味的特點,故沒有涵蓋只使用水耕菜、米、蜂蜜及農產加工品的餐廳。 ►價位豐儉由人 創造多元菜式 [...]

2024-02-08T18:49:30+08:008 2 月, 2024|社區研究, 農業研究|

【離地獻計】權貴打Golf 農地坎坷

發佈時間:2023年6月13日  鄉議局早前提出高球場興建公屋的替代方案,建議發展高球場旁的丙岡村約8.5公頃的用地,還有部分涉及雞嶺村張氏的農地,聲稱該處為「荒廢農地」。研究員查覽過去三年的衛星地圖,發現其方案的範圍內至少涉及11塊近三年均見活躍的農地,合共逾1公頃,當中包括漁護署登記農場、有機認證農場及社區型農場,更有多座田邊屋散落方案範圍之內,顯示該處土地上有人生活,而非鄉議局所講的「荒廢農地」。 鄉議局不假思索地貿然獻計,卻沒有任何發展影響的考量,例如環境和交通影響評估。須知道一旦落實公屋興建的計劃,受影響便不單單其項目範圍內的土地,先勿論鄉議局方案內涉及的已非其所謂的「荒廢農地」,毗鄰發展範圍的地帶亦有相當多的活躍農地,若真的如鄉紳所願落實計劃,鄰近牛山一帶的農地和村落亦難逃一劫。鄉議局輕描淡寫該處只有少量寮屋戶,僅僅建議可以賠償,便大張旗鼓要求政府收購農地,但當地有居民務農為生,也有居民主動選擇有別於城市的生活模式。為使高球場倖免,竟要犧牲居民原有的農鄉生活選擇,反映鄉紳在思考土地運用時,僅以自身的利益出發,而罔顧具體的情理。 再者,粉嶺高球場是政府以特惠租金租出,不花分毫就可以發展,唾手可得。但發展丙岡,涉及的私人業權分散,收購需時,亦要提供收購賠償和搬遷津貼等,務必更費時失事。身兼行會成員的鄉議局主席劉業強涉嫌涉及利益衝突,本身擁有售價過千萬的粉嶺高球場會籍,且一早表態反對發展高球場。現在他又以鄉議局之姿推銷發展丙岡一帶,進一步反映權貴打波遠比農民和住戶之生活重要。權貴如劉業強,對發展不滿可以提出推土機開向別處,但受影響的持份者又可以作何反應?話語權之不對等的情況顯而易見。 當區居民指出近年新增之活躍農地增多,與清河邨居民加入復耕行列有關,該區耕地面積因而增加,與社區緊緊扣連,實屬城鄉共生的範例,卻遭鄉議局一方忽略。除了活躍農地外,項目範圍內也還有大片暫時休耕或棄耕的農地,卻依然屬於優質農地,天降而來的發展計劃將為這些農地帶來不可逆轉的破壞。 發展局局長甯漢豪雖然表示不會視丙岡為高球場之替代方案,但觀乎政府的行為,則顯得態度曖昧。政府日前將原擬建公屋的9.5公頃高球場用地,由「住宅」地改為「未決定用途」;甯漢豪又稱高球場將未必能提供12,000伙公屋,然後劉業強上星期不謀而合指出丙岡一帶可以提供逾12,000伙公屋,這一連串動作難免令人質疑政府發展高球場的決心。 [...]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