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手記】一場暴雨打開的研究缺口

發佈時間:2023年10月5日 9月上旬的一場暴雨,引致紅山半島山泥傾瀉,同時令富豪霸佔官地、僭建後花園的行徑曝露於大眾眼前。事件引起社會譁然,研究員亦隨即翻查衛星圖片,發現出事的獨立屋經已霸地至少13年,坍塌絕非偶然,而是許多人為及制度缺失所致。 黑雨後那個星期一的晚上,我們回到研究社開會,討論著紅山半島的後續研究。談及研究社2017年的富豪短租地調查,當時其實經已留意到大量霸官地案例,紅山半島不是孤例。研究方向於是變得清晰,除了從歷史維度說明霸官地問題持續,更有迫切需要透過研究,具體呈現霸官地的普遍性。會後,大家不慌不忙離開,說預留一個晚上就可以查完,而我作為入職不過半年的研究員,當時還未知道要怎樣查,心裡不免有些憂慮。 翌日傍晚,學會了查官地界線、判斷僭建範圍、注意是否已批出短期租約,我們幾個研究員馬上分工,掃視八個傳統富豪區的獨立屋。我負責較熟悉的新界東,這才發現位於大埔滘的海景山莊,幾乎全苑都有僭建,彷彿霸官地僭建才是正確做法。不禁想到我們多少人營營役役為租金苦惱,卻原來有這麼一群人住海景獨立屋仍不滿足,在官地上僭建後花園。這研究過程,其實驚訝多於憤怒,我一再發現自己對上流社會的認知非常粗淺。 夜深,新界東的調查已經見到終點,負責調查港島的研究員仍在苦海浮沉:「不如放過佢哋啦。」大家笑作一團的同時,視線卻未有離開過地圖,調查仍然進行中。翌日早上,研究員又接力寫簡報,並趕在下午發佈。研究發佈後獲得迴響,亦有不少朋友好奇研究社人手短缺,如何在短時間內完成調查。我猜想,是建基於研究社多年來累積的知識與技術:因為知識的累積才能夠迅速切入問題的核心,也因為掌握技術才得以執行構思。 第一次參與查官地的調查,作為研究員的經驗值急速提升,但同時也更令我疑惑,既然我們所使用的工具是政府的公開資料,所花時間也不過兩、三日,那麼政府多年來為何未有執管? 研究發佈後,獲傳媒跟進報道並佔據了相當版面,包括本地及全球著名媒體,又有記者引述報告內容向李家超及甯漢豪追問執管時間表,而且公眾亦有興趣看新聞、關心事態發展。仔細一想,這似乎已經是近年少見的情況。更難得的是事件至今仍持續發酵,紅山半島的問題越揭越多,向下僭建三層的、拆毀主力牆的,不一而足。屋宇署昨日亦公布兩宗未有遵從清拆令而被法庭判罰的個案,大埔一幢獨立屋、一幢村屋分別被罰7萬多、8萬多元。雖然這個判罰金額對富豪而言,想必是微不足道,但至少在今天的香港能夠爭取到政府執管,委實不易。 [...]

【捲土重來:全面調查霸佔官地作私人後花園】 研究簡報

發佈時間:2023年9月13日 富豪僭建後花園,令到霸佔官地由土地資源運用提昇至公共安全問題,甯漢豪明言會全面調查紅山半島違規霸地個案,但獨立屋霸地僭建問題,豈止紅山半島? 研究員連日全面調查全港傳統豪宅區的獨立屋的地權狀況,已經迅速整理好全香港疑似違規佔用政府土地作私人富豪後花園的情況,發現全港至少有173間獨立屋涉霸佔官地,是現時紅山半島約8倍的規模。但若以屋苑計,紅山半島仍然穩守第一位,佔至少21間。 今日新鮮發佈之《捲土重來:全面調查霸佔官地作私人後花園》研究簡報(多圖),已經逐個將全港8大傳統豪宅區獨立屋屋苑/別墅的霸地個案截圖分析備存,見留言立即睇。 (一)分區列表(173間) 半山區(13間) 南區 [...]

2023-09-26T20:17:40+08:0013 9 月, 2023|土地規劃基建, 精選|

【為何塌泥紅山半島疑似霸官地可歷時上13年?】

發佈時間:2023年9月10日 天災有時也無分貴賤,臨海獨立屋以為可霸地僭建富豪後花園成無人規管的風光海島,一秒都能變廢土。 研究社翻查及核對歷年衛星圖,可發現今次塌泥的紅山半島獨立屋70號範圍,佔用官地至少已13年,早年圖片較模糊不清,到2010年12月最早清晰見到,大宅對出懸崖已明顯被改造成專屬的私人富豪後花園,及後於2016-17更明顯見到有建構物在花園範圍加重負擔,至今並無短租紀錄,現時各界正追問部門該宅是否有自行僭建地庫。 從這時間的維度看,亦即是說,這不只是一單霸地塌泥的意外,而是持續上十年的非法佔用而並無積極理會個案,亦沒有為該官地追討損失公帑及完成收地或規範化,到今日終於爆煲的個案。 就此問題,本研社在2017年已就這類「短租富豪設施用地」進行全面研究調查 (見經典報告《租連阡陌》),可發現當年很多富豪獨立屋或有「專家教路」,慣以「先霸後租」方式自行「爆林」入侵公家地,然後再等待部門發現時申請批租,便能夠以賤租(呎租幾號子至數元不等)的價格合法化租用。如此行徑不只牽涉土地公平性問題 (劏房呎租$40,富人卻享「低地價政策),更牽涉鼓勵富人霸地及製造破壞及環境影響。 [...]

2023-10-05T15:13:00+08:0010 9 月, 2023|土地研究, 土地規劃基建, 精選|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