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文字的圖像

【好有火🔥】2020年山火面積急升 真係意外咁簡單?

文章發佈日期 : 2021 年 2 月 17 日
有無覺得舊年重陽山火好似特別勁?呢個唔係幻覺!前幾日明報頭條引述政府最新數字指,2020年受山火波及嘅郊野公園面積達900公頃,較前年高出3倍,即等同47個維園咁大【註一】。翻查過往報導中漁護署所供資料顯示,過去4年郊野公園內受山火波及嘅累計面積都只係866.9公頃【註二】,加埋都唔夠2020一年嘅900公頃,一年翻倍的「燒山」增長異常。
而自然因素似乎並非主因。山火嘅自然因素複雜,可以是高溫、低相對濕度、缺少雨水等等。若以雨量而言,2020年並非特別乾旱,天文台資料顯示,2020年總雨量(2,395毫米)與過去7年平均值(2,438毫米)相若,而重陽大火發生嘅10月,雨量亦有142毫米,環境因素不極端【註三】,所以2020年大規模山火背景因素並非特別風高物燥,而係外在嘅人為因素。

山火地點同殯葬區重疊

其中一個人為因素可能係同拜祭活動有關。舊年異常高嘅「燒山」面積,近4成(334公頃)集中係林村郊野公園【註四】。舊年重陽大火後,本研社製作咗《2020年10月新界燒山地圖》(LINK:https://bit.ly/321wMHM) 【註五】,發現山火嘅大概地點同「新界認可殯葬區」高度重疊,當中相當一部分亦位於林村郊野公園內。
值得注意嘅係,林村郊野公園並非最熱門嘅郊遊地點,但園內墳頭數字多,難以直接歸究多個火頭皆由遊人引起。明報報導亦引述消防處指,部分山火確實由香燭、冥鏹和蠟燭等引起,顯示「新界認可殯葬區」同郊野公園嘅用途明顯存在衝突。

政府解密檔案的啟示

除咗政策不健全、土地用途有衝突外,山火猖獗背後嘅原因亦明顯係執法不力。
呢個土地用途衝突,80年代嘅港英政府亦注意到。參考香港政府解密檔案【註六】,港英政府自1983年起加入「新界認可殯葬區」發牌條件,要求獲發牌嘅村民,*必須* 在合適容器燃燒冥鏹,不能在曠野燃燒冥鏹 (No open fire may be used for any purposes whatsoever at grave sites inside Country Parks)。即係話郊野公園殯葬區內一定要有化寶爐,而係化寶爐以外生火即屬違法。
雖然條例係咁寫,但每逢春秋二祭,新界山頭燎原烈火,足以顯示政策設計或執法上出現問題。根據漁護署年報(2015-16年度至2018-19年),平均每個年度竟然只有7.5宗嘅非法生火遭到漁護署檢控,每宗平均罰款約 $600【註七】,比起亂拋垃圾定額罰款$1500仲低,阻嚇性存疑。

山火真係「意外」? 所以無嘢可以做到?

咁係咪可以有更好嘅方法去杜絕呢啲所謂嘅「唔小心」同埋山火「意外」呢?解密檔案當中就提到,港英政府為解決旱季由拜祭活動引起嘅山火問題,係1980年索性係新年、清明同重陽節直接喺郊野公園嘅植林區全面禁止生火,包括大欖、城門同大埔滘【註八】,證明早係40年前,政府就有先例限制拜祭活動而減少山火出現嘅機會,政府對於山火猖獗並非乜都做唔到。
例如政府可以將全面禁止生火加入成為「新界認可殯葬區」嘅發牌條件,或將防火標準與公眾墳場睇齊,將化寶爐集中喺某地點,例如郊野公園入口處,而非任由火種深入郊野公園各處,令山火在郊野公園各處蔓延,呢啲都係合理嘅解決方法。
可惜現在政府將起火原因簡化為「意外」(意料之外?)而不積極處理。但政策長年出現漏洞,加上執法不力,山火其實係大眾都意料中結果。政府若然繼續消極,每年春秋二祭嘅山火只會燒得更猛烈,浪費數十年來保育嘅心血同燒埋屬於大眾嘅公眾財產。
【註一】山火去年燬47個維園 面積飈3倍 3年檢控15宗 朱凱廸批執法鬆:不涉人命不
了了之 http://bit.ly/3dmMnse
【註二】大欖郊野公園山火植樹區焚毀 修復需廿載 環團:如現山火又歸零
【註三】個別要素的每月數據 天文台月總雨量(毫米)
【註四】雞公嶺5年13宗山火 去年燒毀334公頃等於三分一青衣島 https://bit.ly/3bcFEyj
【註五】【治山火 用重典】http://bit.ly/2N50ebT
【註六】香港歷史檔案 HKRS882-1-34 Disposal of NT Dead
【註七】
漁農自然護理署年報 2014至2015 http://bit.ly/3aqBvr5
漁農自然護理署年報 2015至2016 http://bit.ly/3dq1YqL
漁農自然護理署年報 2016至2017 http://bit.ly/3dgioC6
漁農自然護理署年報 2017至2018 http://bit.ly/2N6UJti
漁農自然護理署年報 2018至2019 http://bit.ly/2NAZVFm
【註八】
1980年3月1日 星島日報 《植林區內山火頻仍 掃墓今次焚燒祭品 新界司向鄉局徵詢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