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層出不窮】貧窮標準萎縮 如何限制對貧窮的想像?

發佈時間:2024年2月23日 #貧窮標準 #精準扶貧 #脫貧 香港貧富懸殊全球最嚴重,令一直將香港定位為國際都市的港府十分尷尬。扶貧委員會於2013年成立後每年公佈香港貧窮率,由2014年起,貧窮率不斷上升至2020年的23.6%(政策介入前數字。政府稱政策介入後,政府稱貧窮率連年改善至2021年的7.9%),其後停止公布香港貧窮情況。經過3年無新資料公佈後,今屆政府表示以往單一指標量度貧窮情況並不適合,今年內採用新的量度指標「精準扶貧」【註1】,由以往用家庭入息中位數的一半界定「貧窮人口」,改為針對劏房戶、單親戶和長者戶三個目標群組,「多面向」評估這些群組的貧窮情況。在大幅收窄縮窄的研究範圍下,可預期在新標準下,貧窮率必然下降,很多窮人連呻窮的資格都被剝奪。► 133萬人 或被瞬間「脫貧」我們嘗試粗略推算,在新的劃線標準下多少人能瞬間「脫貧」。根據上一份公佈的《2020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註2】,當時的全港貧窮人口約165.3萬人。政府去年向立法會提出修改貧窮量度標準,文件提及劏房戶、單親戶和長者戶合計約95.1萬人,當然當中並非全部人都是貧窮。參考《2020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貧窮長者人數達18.75萬人、單親家庭戶的貧窮人數為2.8萬人,劏房戶方面政府則未有提供貧窮人數。假設政府在新標準下,沿用全港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以下為貧窮,那麼參考2021年人口普查【註3】,我們粗略可以將半數劏房戶界定為貧窮人口*,即10.71萬人(未排除與長者戶、單親戶重疊的人數,但根據人口普查其佔比不高,約14%)。以上三個數字加起來,即三個目標群組的貧窮人口大概是32.3萬人。假設四年間三個目標群組的貧窮情況不變,政府今次「精準扶貧」下,帳面上立刻令全港貧窮人口減少133萬。► 欠客觀標準 無家者不再被視為貧窮?政府指貧窮線只計收入不計資產,會使很多有資產的退休人士被誤判為貧窮人士,不過是次改動貧窮定義,卻令未有被選上的貧窮群體如在職貧窮、少數族裔、新移民、貧窮青年、殘疾人士,瞬間「脫貧」,他們為何在政府的扶貧政策框架內被剔走?其理據是什麼?政府暫時沒有解釋,唯一可見蛛絲馬跡的,是改革扶貧政策和策略小組委員會的會議紀要【註4】,有委員問及無家者會否成為目標群組,但政府回應指人數較少,故不納入目標群組。在政府統計中,無家者數目確實少,維持在1,400多人,但這只是在社署登記的露宿者人數。在市民平常生活的感知上,以至在前線協助無家者的社福團體,都能告訴大家真實數字遠高於官方數字【註5】,而沒在社署登記,不代表那些無家者不存在,在統計數字上遺下無家者,現在索性連他們的貧窮問題一併無視。即使先不討論以群體作為扶貧目標並作出篩選是否有其合理性,這樣預先按群體篩選的標準,背後牽涉很多假設,例如所有無家者都會向社署登記,合理與否顯而易見。而即使人數真的少,他們面對的貧窮情況可以極其惡劣,或有其獨特的原因,他們應否被幫助,不應只與其人數多寡掛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