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研究

//檔案研究
檔案研究 2018-12-11T08:59:22+00:00

檔案研究

香港歷史解密

「Archives are witnesses to the past. They provide evidence, explanation and justification both for past actions and current decisions.

Good archives management is not just about storing records for history and research. Archives are central to good governance.」

— International Council on Archives

每個世代,都重新經驗那些他們不曾活過的歷史;每個社會,都會透過歷史檔案的搜尋與重組,尋求與過去建立某種關係的方式。當香港處於「滅檔危機」、政府銷檔數量年年上升的時候,解密、保存及活用檔案,都是為當下香港各種問題提供堅實的論述基礎。

自2017年開始,本土研究社參與「香港前途研究計劃」的工作,在倫敦組織挖掘檔案團隊,舉辦多次工作坊,與公眾一起蒐集超過600份有關香港前途的檔案,以重組前途談判細節,重回歷史現場。在這期間,我們亦一直以「檔案作為方法」,介入各種公共討論。

港英政府的檔案轉交至英國本土,但這批「Migrated Archive」事隔多年仍被英國外交部扣起。我們聯同各方人士向英國外交部施壓,促請盡快交待公開檔案的時間表。而現時在英國國家檔案館的香港檔案亦過半被封,我們正透過有系統的上訴,希望這些檔案可以儘快重見天日。

我們並積極「追討」香港檔案。在香港主權移交前夕,英國曾將戰後檔案是討論香港各種問題的重要起點,未來希望可以加強檔案研究的工作,建立規模超過一千份,攸關香港問題的民間檔案庫,繼續向英方追討早日重開香港檔案,並以檔案介入公共討論。

蒐集600份香港問題檔案,並數碼化成可搜索(searchable)的檔案文本;

策劃傳媒專題,以檔案介入中港政治討論,包括憲法31條和中英聯合聲明;

向英國外交部施壓爭取公開九七前的香港檔案,並監察香港政府的檔案管理情況。

籌款目標

支持項目 用Paypal捐款

檔案研究單次支持
如欲以其他方式捐款,歡迎聯絡我們info@liber-research.com

未來研究目標

建立1000份可搜索(searchable)的民間檔案庫

重組香港前途談判的過程

以檔案介入中港政治的公共論述

向英國外交部爭取儘早公開香港機密檔案

持續監察觀塘檔案館的情況,推動檔案法的立法及完善檔案館的政策和使用